12岁女孩遭亲母虐待七八年死亡 因“生辰相克”华灯初上是什么意思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10:29

死亡,让12岁的小妍终于被这个世界注意到。

而在活着的时候,她被亲生母亲虐待了七八年,没得到救援。

从她位于广州市一座居民楼的家到她就读的小学,要下12层楼,穿过一小片院子,走过900米商铺林立的路。

在这段她重复数年的旅程中,电梯里的邻居可能看到她头上有伤,门口的保安可能观察到她走路恍惚,而当她走进教室,日复一日,老师可能会发现她与其他孩子不同——发育迟缓、沉默寡言、常常生病。

漫长的时光中,任何察觉异常的人都可能救出这个小女孩。

但她没有得救。

同层邻居“没见过”,小区保安“没听说”,学校老师“没掌握”。连她的父亲,也称“不知道”。

2013年4月27日,小妍被母亲李美慧殴打后急性腹膜炎发作。第二天下午,她死在去往广州市儿童医院的路上。

近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并公开宣判:李美慧的行为构成虐待罪,考虑到其还有三个子女需要抚养,她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只是再也没办法得知小妍的想法了,虽然人们也从未真正关心过她的想法。

这个活着的时候被忽略的女孩,身后更是毫无痕迹。根据社工的观察,不知从何时起,小妍曾居住的那间小屋,成了一间空屋——没有遗物、照片,甚至连一件家具、一张纸片都没有。二妹知道长姐不在了,却从未提起。

“你搞错了,没有这个女儿,没有这回事”

在小妍死去半年多以后,有人不想再提起这个名字,有人似乎从来就不曾认识她,有人则想彻底抹去她存在过的痕迹。

“居民信息不能对你们透露。”李美慧暂住地所在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一边厉声说着,一边迅速离开办公室。

“我要开会……你去找我们领导。”小妍就读小学的校长头也不回地冲出校门。

“我从没见过那家人。”小妍居住四年的楼房,同层和楼上楼下的邻居们都说。

“死了小孩?没听说。”小区保安连连摆手,背过身去。

“除了找家长,学校还能做什么?”班主任说。眼下,全班没有一个孩子知道同学的死讯,班主任没说,因为“怕他们有心理阴影”。

在广州闹市区,小妍的父亲陈某拥有一个销售电子元件的“档口”(摊位)。几天前,面对记者,他圆睁着一双遗传给他每个孩子的大眼睛,手里不停地揉捏着一片卡纸,挤出微笑说:“你搞错了,没有这个女儿,没有这回事。”然后他避开顾客,小声说道:“如果一定要问,我只能说,我还要做生意,还要吃饭。”

而小妍再也不能吃上一口饭了。

在班主任的印象中,她“弱小得让人心疼”。12岁,130厘米高,25公斤重。法医鉴定意见写道:“长期营养不良,发育不良,体型矮小。”

在生前的大多数校园生活里,小妍总是一个人沉默地待着。她患有弱视,不爱接触同学,最后一次参加数学考试,她的成绩是20多分。

根据一位副校长的回忆,得知小妍出事后,班主任曾痛哭好几天。她曾看到孩子身上有伤,并与家长联系。但她不确定这些伤是谁造成的。在这位老师提供给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的证词中,她表示:“在家里有无被家长虐待,我暂时没有掌握到。”

而一起生活8年的父亲也给出了自己的证词:“从没有发现伤痕,不知道有谁殴打、虐待她。”

根据警方得到的证词,老师曾察觉到小妍长期“身体和表情不大好”。她不怎么说话,常常问也不答。即使在夏天,她也穿着长袖长裤。广州气候炎热,这个小女孩的反季着装却未成为呼救信号。

死亡,让小妍存在的痕迹,无法抹去。当这身长袖长裤最终被完全剥掉时,她已经躺在法医的解剖台上。她的四肢皮包骨头,肚子却肿大泛青。手臂上、大腿上,数个硬币大小的新伤呈鲜红溃烂状,而全身则遍布大量旧疤痕,甚至包括下体。

头发是小妍所受伤害最后的遮挡物。当它们被剃去时,青色头皮上密布着白色疤痕,像一张网,箍紧女孩的头颅。

这具伤痕累累的幼小尸体终于替小妍说出了她的遭遇——

根据法医鉴定:“推断身上损伤系生前长期、多次形成;枕部右侧检见一钝性暴力作用所致的头皮裂创,不足以致死;腹部发现有腹膜炎,腹腔检见以局部肠系膜根部有组织出血,部分肠管有浆膜下出血,推测其腹部曾受钝性暴力,但该暴力未造成腹腔脏器的严重损伤,不足以致死等;鉴定意见为系因呕吐物阻塞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也就是说,小女孩是被自己的呕吐物活活呛死的。而她身上的伤痕,却已经是七八年累积的结果。

时任广州市儿童医院急诊科医生的洪燕是小妍的抢救医生。尽管她已经不太记得那天的细节,但仍在听闻女孩的年龄时表示惊讶。

“无法将呛入呼吸道的呕吐物咳出,多见于小宝宝,大孩子很罕见。”这位女医生有些困惑,她渐渐回想起来,“那个女孩确实很瘦小,看不出已经这么大了。”

这正是法院为李美慧定罪的原因,殴打虽不致死,但导致小妍呕吐;长期虐待又造成她抵抗力下降、肌体应激反应能力低下——所以当呕吐物进入呼吸道时,弱小的女孩根本无力求生,“符合虐待致人死亡的‘长期性、经常性并且死亡是长期受虐待的结果’的特点”。

“这个女儿与你生辰相克,不会带弟弟来”

小妍是李美慧的大女儿,在她之后,李又生下两女一男。一家六口租住在广州市老城区的一座居民楼里。社工说,这家人的生活水平“中等偏上”。

三岁以前,小妍由乡下的祖父祖母抚养。彼时,李美慧和丈夫在广州做小生意,她忙着帮老公看“档口”,没时间照顾女儿。

“因为我没亲自带她,所以她被爷爷奶奶惯坏了。”李美慧称,大女儿从小就不听话,为了教育女儿,她才动手打她。

在她的描述中,小妍倔强极了,不管自己下手多重,她不哭,不跑,不求饶,更不改错。就像恶性循环,女儿越不吭声,她打得越狠。

然而,这个看似是教育方法出了问题的“故事”在警方得到的证词中,却是另一个版本。在刚刚被抓捕审讯时,惊慌的李美慧曾交代:家婆(小妍祖母)对她说,这个女儿与你生辰相克,不会带弟弟来(指生不出儿子),这是她虐待大女儿的最初原因。

据李美慧自己供述,在小妍6到10岁期间,也就是她接连又生下两个女孩后,她对大女儿的虐待,逐渐升级。两年前小儿子的出世也并未令她停手。她常常用牛角梳、烤盘夹子柄打大女儿的手肘、膝盖、腰部和脚底,用指甲掐她的手臂、腋下、大腿和下体,一直掐到出血。

对于女儿严重的营养不良,她声称没有在饮食上克扣过,但女儿常常说自己胃口不好,还偷偷把肉、菜倒掉。

在描述小妍时,李美慧的肢体动作很大。她总是先挥舞着手臂强调女儿有多么“不懂事”,然后又愤怒地别过脸,看着远处。

“她把责任都推到孩子身上,自始至终都在为自己开脱。”该案经办检察官说。这位检察官也是位母亲,接手案子时,简直不敢相信。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李美慧时,已被取保候审的李披着长发,踩着高跟鞋,情绪平静。

在提审时,李美慧不住地擦眼角。检察官以为她哭了,结果她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淡定”回答道,只是眼睛不太舒服。

2013年4月27日,这场持续了七八年的伤害走向一个本可以避免的惨烈结局。

根据李美慧的证词,早上7点,小妍在厨房吃早餐。她似乎有些不舒服,对母亲说没胃口,并撒了一点粥在灶台上。

李美慧又被激怒了:“你那么大人,吃饭都不会吃!”她责骂着女儿,并挥起右拳,在她肚子上大力击打三下。

小女孩捂住肚子,皱着眉头,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而根据班主任的证词,那天早上,她曾看到孩子手臂有溃烂伤疤,问她怎么弄伤的,她只是摇头。“是从单车上摔下来了吗?”老师揣测,她点头。中午放学时,再也无力支撑的小妍向老师求助:“我肚子痛,走不动了。”班主任打电话给李美慧。李抱着幼子前来接人,表情满不在乎。班主任没想到,她将再也无法见到这个病弱的小女孩。

据李美慧供述,回家后,腹痛和呕吐纠缠了小妍整整24小时,而她总共给了女儿两碗白粥,几颗药丸。父亲28日早上出门前问过一句,便离开了。

4月28日中午,小妍倒在满身、满地的呕吐物中。李美慧这才想到送她去医院。

扶起女儿前,她曾试图用手指掰开女儿的嘴巴,小妍咬住了母亲的食指,很快又松开。

李美慧回忆,那短短的几秒,她感觉到疼,因而印象深刻。

1小时后,从未得到任何救治的小妍终于进入广州市儿童医院急诊室,抢救医生洪燕发现,孩子的瞳孔已经放大,心电图上,只剩一条直线。

“我要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

讲述这一切时,李美慧显得非常平静。近7个月后,她剪短了头发,新发型一丝不乱。西装里面穿着印有鲜红心形图案的T恤,裹着紧腿裤,脚下依然踩着高跟鞋。

说起生活,这个祖籍潮汕地区的女人甚至露出骄傲的笑容,抚摸着怀里两岁儿子的额头。“我家婆对我很好,完全没有怪我,前阵子回家时还给我钱花。”

她赌咒发誓,会对三个孩子好,事实上,根据公安和社工的调查,她也的确从未虐待过他们。

根据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政工办一位章姓检察官介绍,“虐待”案属于自诉案件,不告不理。也就是说,被害人只能自己到公安机关报案,或是到法院提起讼诉。除非性质恶劣,造成被害人死亡,否则检察机关不能提起公诉。

一边说着,这位曾担任公诉人的女性一边连连摇头:“这么小的孩子,别说有能力去报案,连这个意识也不可能有。”她分析,可能还有许多类似的情况,只是由于机制的问题没有暴露出来。

她坦言即便是在教育体系中,这个环节也存在缺失。遇到孩子受伤、精神恍惚等异常情况,老师除了找家长,别无其他方法。她同时在小学担任“法制副校长”,每到节假日前,她会为孩子们讲授“法制教育课”,但她如今也在反思课程设置,只教孩子们防火防盗,遵纪守法,却没人想到告诉他们,当最亲近的人对他们施以伤害时,他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听说该案后,曾有别的部门同事专门打电话过来,询问案件详情。她从未看过尸检照片,只是从同事那里听说了四个字:触目惊心。

为此,她对李美慧感到愤怒。“看到她自由自在的,自始至终不忏悔,我就难受。”但从理性和工作角度出发,她又必须考虑“羁押的必要性”——“毕竟,她还有三个小孩需要抚养”。

“如果可以,我愿意死,换她活。”李美慧在法院宣判前夕对检察官表示,仅仅过了几分钟,她又含着眼泪央求,“帮帮我吧,让法院判轻一点。”

小妍永远也不会想到,在她离开人世205天后,一个从未见过的叔叔将披上法袍,替她宣告对母亲的惩罚。2013年11月20日,该案在越秀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李美慧因虐待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考虑到她认罪较好,又有孩子需要照顾,适用缓刑四年。

如果缓刑期没有再犯严重罪行,三年监禁将不被执行。李美慧对判决结果很满意,当庭表示不会上诉。几位旁听的越秀区人大代表都对记者说,“判决是人性化的”。

毕竟,至少在旁人眼里,除了小妍外,三姐弟都健康活泼,得到格外偏爱。李美慧自己说,比起内向沉默,成绩不好的小妍,老二爱唱爱跳,老三特别漂亮,至于儿子,“如果要我和他分开,我立刻就死”。

只有小妍没有得到母亲同等的爱,甚至连基本的医疗、饮食都没有获得。她从小患有弱视,在出事以前,左眼球已经萎缩。李美慧从未带她就医,只是“弄点眼药水就好”。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她最留恋的人世光景是什么。她的母亲说不出她有什么爱好,只知道她喜欢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不吃饭,不说话,只是低头折纸、团纸球。

但这个一无所有的姐姐爱着几个弟妹,有时从学校回来,还给妹妹带些小玩意儿。

当被问及在这段母女关系中,是否尚存一些温情的回忆时,李美慧说起了数年前的一天,她曾问大女儿,要不要回老家去?小妍答,不要,我要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

她也许就此错过了唯一的生机。(记者 秦珍子 徐一斐对本文亦有贡献。文中小妍、李美慧为化名)

国资委召开会议对中央企业安全生产工作商务部部长:支持有条件地方发展自贸区杭州湖滨路10年来最大规模整修结束(杭州城北两大妈为买超市特价蛋摔倒骨折发改委制定经济改革重点:价改成明年主大学生建“起床协会”拒懒觉 男女生互舟山已有夫妻提出“单独两孩”申请31省区市前三季度GDP出炉 总和超云南大关官员强奸4岁幼女案将于12月杭城市场八成“冰糖心”苹果是冒牌货(香港街头丢婴案警方称尚未核实嫌疑人内电信诈骗高发 杭州一对母女同一天被骗D28动车晚点撞上铁路职工致4死1伤粤港澳协商治理水客、两地牌直通车走私杭州今天入冬明天再迎冷空气 周末可能房产中介为让客户少缴税 花十几万买通杭州一对母女遭遇连环骗 218万元巨美国《侨报》作家俱乐部纽约举办诗歌朗科比2年4850万续约湖人 有望打破杭州秋涛南路高架工程本周开始动工(图NBA公布东西部周最佳:沃尔阿尔德里杭州今天入冬 今后几天冷空气威武最低安倍暗示将修改宪法解释 为行使集体自历时151天 丽水两“菜鸟”自驾游遍杭州到沈阳、深圳年底坐高铁动车都能朝台州籍货轮烟台海域沉没 已有3人遇难杭州—沈阳首开直达高铁 2014高铁德国大学受美军资助被曝光 研发成果可杭州市属医院全面推行“出入院结算进病杭州新天城路春节前通车 双向4车道变俄媒:中俄巴将扩大加强阿富汗安全领域完美世界网络公司发布全球化发展战略孔卡录综艺节目向球迷告别 称有机会还伊朗核谈判未获实质进展 克里否认美方大妈(Dama)土豪(Tuhao)成马来西亚保安现状存隐患 保安员过半是美国女童目睹家人被烧死获赔1.5亿美专家称当代难谈“汉字危机” 呼吁重视美国11岁男孩持枪入校遭拘捕 面临谋俄伏尔加格勒州因公交车爆炸事件将哀悼美国参院两党就美债问题达成协议 美股日本摄影师拍摄秋天县银杏叶纷飞金光大在使馆看阿塞拜疆总统大选 现任总统被阿根廷总统因头部受伤被要求休息一个月世界X-CAT摩托艇锦标赛落户浙江宁浙江修订献血办法 自体输血将纳入医保记者札记:德国选择党缘何能异军突起重庆民间艺人在阿拉木图秀绝活雨过天晴桂花飘香 下周浙江省天气趋于财政部:预计中央财政收入增幅将逐步提